首页 » 2015 » 二月

该是离开的时候了

在我的记忆里,不知这是第几次离开这块熟悉的土地了。当初,年少轻狂总是想着出去,自由!而现在却是莫名的忧伤。是时光让我变得成熟了么?还是我自我折磨已经到头了?我想这次我是不会重蹈覆辙了。愿各位朋友2015万事顺心。    ...

悲剧开始了

我孤独的无药可医,单纯使我经常把很多事放在感性的放大镜下观看,但这只是表面上理性。有人说孤独每个人都有,但我的孤独只有自己知道,那是没有可能治好的绝症。因为我天生就是两个心,两颗脑,我的感受,我的所思所想都是双倍的。但我却只有一个躯体, ...

Title - Artist
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