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归档:悲剧

悲剧开始了


我孤独的无药可医,单纯使我经常把很多事放在感性的放大镜下观看,但这只是表面上理性。有人说孤独每个人都有,但我的孤独只有自己知道,那是没有可能治好的绝症。因为我天生就是两个心,两颗脑,我的感受,我的所思所想都是双倍的。但我却只有一个躯体,一个世界。 This life, it seems that must be feeling holding company, with love ...